编导网 > 学习资源 > 影评参考 > 《M》简评

编导

《M》简评

编辑:小房子来源:本站整理时间:2012-05-31 16:06

  这是一部距今近80年历史的片子,但在电影语言上毫无生涩,画面调度流畅,演员挥洒自如。譬如前十几分钟交代背景时,用简略而深度的画面勾勒了小女孩失踪的过程,丛林里弹出的皮球、飘飞的气球,像一首忧伤的诗。但更惊叹的是拨开不同层次,片子中蕴含的深刻探求。

  开头,快速切换的几个场景,用简明的语言表现了愈发紧张的群情。观众被警长的言辞所说服,沉浸在难以抓住凶手的无力感中。那么,这会是一部讲述悬案迷雾的片子么(就像后来的《七宗罪》、《杀人回忆》)?看着心理学家登场,听着就笔迹的一系列侧写,让《犯罪心理》迷大感兴奋。

  可之后有大段时间却行进得不紧不慢,凶手明确了,没有其他障碍和玄机。似乎看不到《杀人回忆》那样的迷茫了。观众开始关注哪一方会率先抓住凶手,是警方、还是自发集结起来的黑势力?这成了新的关注点。从发现疑凶、到单线尾随,再到标上记号、接力跟踪,直至围捕,屡次接近目标又屡次让其逃脱,我们似乎要看到《追击者》的溯源了。

  可导演意不在此,疑凶被抓住了,电影貌似行将结束时,真正的高潮出现了。黑帮抓住了凶手,竟然举行了地下法庭审讯,而主人公的一大段自白,把庭审听众听愣了,银幕外的观众也不免深思。他说自己迫不得已,“……静悄悄地跟着我,但我能感觉得到它。——那是我,在追逐着我自己”,人群中不少人不禁点头,这是一个变态的自白,但也会引起所有具有“恶性”的常人的共鸣。我突然想起《犯罪心理》中的两个案例:一个是主动吃药自阉的恋童癖,一个是了解到自己有变态倾向的学生,在忍不住犯罪前先行自残。片中律师说:“不能枪毙一个无法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人。”,“凶手是个病人,应当交给医院而不是警察。”这是个问题。我们可以对残疾人施以援手,可以对智障者予以宽容,可是如何面对精神变异者?


  整部影片讲述着一个异常的故事,却控制着平实稳健的节奏。但其中穿插着富于个性和表现意义的插曲,比如凶手背上被赫然标记的M,成为其身份的定义让其难以逃脱(无论是民众的追踪,还是社会的评判);比如戏剧化的地下法庭审讯,“被告”、“辩方律师”的惊人之语。
  在这些环节中,德国人似乎已显露了不满足于讲故事的野心,充满着象征和思辨。对于连恶棍都不齿的儿童杀手,他似乎要为这种标准意义上的恶人张目?还是探求在狂躁民意前、怎样才是更为稳妥公正的法治公义?

【艺考院校信息库】

网友评论

查看评论
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

北电青岛分校

北京电影学院

中央戏剧学院

中国传媒大学

中国音乐学院

北京舞蹈学院

上海戏剧学院

浙江传媒学院

鲁迅美术学院

吉林艺术学院

热点专题

2014年艺考形势分析

为2014届艺考生和家长分析最新形势

2013年艺术类招生简章大全

2013年艺术类招生简章汇总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