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导网 > 学习资源 > 影评参考 > 呼唤被历史扭曲的人性 ——浅析《芙蓉镇》

编导

呼唤被历史扭曲的人性 ——浅析《芙蓉镇》

编辑:梦马来源:本站原创时间:2014-06-26 11:13
 
  梁文道在《独食情人节》一文中曾经写到:“假若你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独食,那就说明了你一定不是个美食家;正如一定要有伴才进戏院的人,绝对不是影评人一样。”
 
  虽然我知道梁的说法逆推未必成理,美食家和影评人未必都是独行侠,形单影只的出入餐厅、戏院也不能证明他一定是美食家、影评人。然而,孤独的我还是很阿Q的拥抱了这句话,并奉为护身符。在一个雷电交加,暴雨倾盆的夜里,独自撑伞去戏院观影……
 
 
 
  呼唤被历史扭曲的人性
 
  ——浅析《芙蓉镇》
 
  《芙蓉镇》是导演谢晋时隔问个十年后反应文革时期的一部经典作品,这部作品延续了谢晋的一贯风格,通过因小人物的命运兴衰来呼唤人性,从而摆脱了传统政治片的说教式,使得影片更加生动,其叙事的紧凑、剪辑的流畅、深刻的主题和唯美的意境,使得《芙蓉镇》成为相竞分析的作品。本文将从主题和意境两个方面分析这部作品。
 
  深刻的内涵
 
  谢晋是一位着有较高自觉和艺术良知的大师,他总是想借助电影来完成一种使命——那就是使人们反思历史,反思人性。
 
  “我的影片所向往的境界不是长灯亮起来时热烈的掌声,而是在大幕阖上,长时间静默之后,观众席里的一声叹息”。
 
  《芙蓉镇》旨那段历史和在那段黑色历史之下的形形色色的人性,去呼唤被历史扭曲的人性美。
 
  芙蓉镇的人物大致可以分为两类:一是以胡玉音、秦书田、谷燕山等人为代表的充满人性美的地方,他们在那段时期备受折磨但是人性却依然高尚、不屈。另一类是以李国香、王秋赦为代表的,他们借助混乱的政治局面作威作福。这两类人在影片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从而使得人性美的一面更加凸显出来。通过人与人的对比,人性与人性的呼应来解构那段历史,正如谢晋所说的:“历史之所以值得后人一审美的态度来面对,就是因为有着这些负载着历史意志的人格和灵魂。如果没有这样浓厚的人物,历史片就成了空洞的场面和遥远的事件的堆积。”《芙蓉镇》则通过刻画胡玉音以一个家庭道德悲剧来折射历史,以人性的心路历程来显示历史的足迹。
 
  胡玉音,一个靠着自己的勤劳和善良经营者、着米豆腐摊,生意风风火火,因而遭到了过硬饭店经理李国香的妒忌,后因李国香将这种个人的恩怨寄托与革命中,而是胡玉音背上了“新富农”、“走资”的帽子,从而开始了胡玉音悲惨生活。家破人亡、不断批斗,惩罚扫街等不幸都压在了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子身上。
 
  起初的她迷失方向,并将一切的罪过源于秦书田这个“反革命分子”在她结婚时写的喜糖歌,在她新房上写的对联。在那个混沌的年代,谁又能真的分清孰是孰非,更何况是这个柔弱女子,在她与秦书田的不断接触中,他们逐渐相爱,虽然“两队狗男女,一对贼夫妻”的对联,实现了他们当时地位的卑微,但是也显示出了他们的心灵和人性那么无比的高尚。通过胡玉音来实现人性的美,来接是纵然历史黑暗,但人性的光辉依然。
 
  意境之美
 
  意境是中国传统的美学形态,谢晋的作品中既能看到好莱坞式娴熟的技巧,又充斥着隽永的意境。在构图上,始终遵循着三分法原则,使得画面更加鲜明和优美。在色彩运用上,影片以蓝色为基调,给人以沉静的感觉,使得观众更加冷静的面对那段历史,在叙事上扫街占据了重要的位置,其在表现,惩罚之余更多的表现了美的存在。
 
  影片是发生在一个具有古典文化氛围的古镇上,青石板的街道,街道两侧的房屋弥漫着古文化的气息,是何等的诗情画意。扫街这个被当做惩罚的工作,在谢晋手中变得如此唯美和高尚,那轻盈的华尔兹舞步、优美的音乐与画面相得益彰。
 
  电影需要运用电影特殊的试听造型手段来“改造”那些物质性原材料,使得物质性原材料变成了融合了创作者主管意图和色彩的精神性。在影片中“夜”的运用则充分的体现了这一点,将景和食物这种物质实现性的东西上升为了导演的主观认同。
 
  夜是给人黑暗恐惧和压抑的感觉,更好的体现了在革命压抑之下的,以胡玉音和秦书田为代表的人们。同时,夜也是可以过滤杂质的,在夜里,没有白天的喧嚣和政治的残酷,没有丑陋的面孔,只有宁静和美好。
 
  那个时代虽然已经成为历史,但是留给后人的应是反思,反思历史,反思现实。
【艺考院校信息库】

网友评论

查看评论
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

院校信息库更多院校>>

各地艺考
热点专题

编导院校排行榜完整榜单>>